我的计划

A Prosperous, Harmonious Global Village.

关于学英语

竞选日记 吴敏文 24/4/2020

关于学英语

今天一位支持我竞选的好朋友私信我,说希望我能够帮助她每天学习英语。

兴起华人学习英语的热潮,是我当选以后最想做的事情之一。一年前,我带动西人朋友Alex等在博士山率先发起了双语角,每周日一次,这项活动成了新成立的华人多元文化协会的主要常规活动,一直延续到现在,只是目前疫情期间移到了网上。

我希望博士山能成为一个繁荣的“地球村”。希望在博士山公园Box Hill Gardens每周日固定时间开展双语角活动,参加者人数要从去年的每次十来位,发展到几十位、乃至上百位,我有这样的信心。而且,我希望增加一个像伦敦海德公园那样的演讲角Speakers’ Corner,我自己愿意第一个上去演讲,既做中文演讲,也做英语专场演讲。华人朋友们可以在那里公共发表/演讲自己的观点,激发华人参政议政问政的热情,推动大家对华人社区、澳洲维州及白马市公共事务的关心和交流。另外,双语角模式可以从博士山推广到墨尔本市区city等地,多点开展。

英语是澳洲的通用语言,也是地球的普通话。我们大陆华人来的时间还不长,目前以第一代移民为主,所以普遍英文不太好。我们要大力学、大力说、大力练。另一方面,西人中对中文、对中国感兴趣的人确实有,只是他们往往苦于没有特别好的场所/机会去接触、练习、学习,需要有一个人气旺的公共平台/“中间地带”,需要有很热心的人士来组织。我觉得自己正是这样的人。谢谢。

华人与中国的“清亲”关系

这里的“华人”,是指澳洲华人社群的核心和主干群体,即生活于澳洲、流着华人血统的澳洲公民。澳洲华人社群还包括:中国国籍的澳洲永久居民、临时居民、留学生、游客等;以及从港台东南亚等地移民过来的澳洲华人群体等。

华人与中国的关系,应该是“清亲”关系。

“清”:拎得清。华人的国籍国、居住国是澳大利亚,华人向澳洲政府纳税、一切遵从澳洲法律、忠于澳大利亚、使用澳洲通用语言、践行澳洲价值观、以健全的澳洲公民身份参与澳洲公共事务。华人是澳洲的国民,不受中国管辖,华人群体是澳洲这个移民国家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

“亲”:中国大陆是华人最主要的根。华人与中国有语言习俗、历史文化、亲缘血脉、经贸往来的联系。

近两三年以来,主流对华社多有不悦。原因有:华人与中国的关系不够“清”;语言习俗上格格不入;参与澳洲公共事务欠缺;代购等活动对澳洲本地日常生活的冲击;澳中政治制度、文化价值观差异巨大。

要解决这个问题,关键要“清”。“清”了,就可以放心地“亲”澳、更好地“亲”华:以100%健全的国民心态和身份放心地、自信地拥抱澳洲、拥有澳洲,一切我们都有份,与其他民族背景的澳洲人一起,我们同是平等的澳洲主人。同时,每个澳洲人都有自己的根,英国后裔的根是英国,犹太后裔的根是以色列….华人最大的根在中国大陆。澳洲的发展离不开国际关系的发展,澳洲需要每一位国民在“清”的前提下与自己的根更“亲”,尤其是澳洲华人与中国的“清亲”关系。

两三个月前,新州Wagga Wagga市议会以一票多数通过取消与中国昆明市友城关系的提议,后又被反转。当时,一位在堪培拉的新加坡华人与我电话里讨论到这些课题,我顺便记下了自己的上述思考。

一两周前,维州工党州长安德鲁斯前几年与中国签署的一带一路框架协议,被媒体和反对党大肆批评。周五凌晨,澳洲联邦警察突击搜查了新州工党议员莫索曼的住宅,原因是这位议员被指可能受到了中国不正当的影响……这些事的后续发展会怎么样?我想,“清亲”二字是试金石。同时,这里面有没有党派之争、中美博弈的影响?都值得思考。

身处博士山备选白马市议员的我,此刻也想起了每年10月1号在博士山市政厅和警局升起中国国旗的事情。最近的这一次,受到了澳洲英文媒体的大量报道和质疑,听说白马商会会长郑玉堂先生与维州自由党领袖当时还为之发生了激烈的争辩。离今年的10月1号只有九十来天了,今年的10月1号中国国旗还会在博士山市政厅升起吗?

您怎么看这些事?……

有人把这次瘟疫的影响比喻成第三次世界大战,它正在冲击、重塑着国际关系。中国在变、美国在变、澳洲也在不断调整中前进。愿澳洲华人包括我们博士山的华人们站稳脚跟、冷静应对、学习改进、积极有为、擅做“博采众长之士”,为自己为博士山为维州为澳洲、也为中国为地球村,争取更美好的明天!

华人问政:维州2020地方政府法

2020年3月24日,维州议会通过了崭新的Local Government Act 2020,全面代替了三十多年前开始执行的地方政府法。新法给地方政府的组建、运行和监督带来许多变化,市议会有望变得更民主、高效和透明。

其中一个重要变化是:与州议会、联邦国会一样,所有市议会(除了乡村地区以及墨尔本市中心以外),将一律改为一个选区对应一名市议员。也就是说,市议会选区变小了,从过去的多名市议员同选区,分解为一对一的小选区。

今年10月24号,是每四年一度的维州市议会普选。因为疫情影响,单议员选区的改革,今年先从8个市政府开始,包括东南的 whitehorse、Manningham、Maroondah、Kingston、Dandenong、Cardinia、Bayside 7市以及北边的Darebin市。华人比较集中的Glen Waverley、Point Cook所在的Monash市、Wyndham市等,这一次没有列入改革。

以著名华人区博士山所在的白马市为例:原来是5个选区,每个选区2位市议员,总共10位。考虑到维州选举委员会VEC最近的建议(白马市因为人口增长须增加1位市议员名额),白马市在今年这次市议会选举中,分成了11个小选区,每个选区选出1位市议员,由总共11位市议员组成新一届市议会。

这一变化有两大好处:(1)从此,市议会与上两级议会(州、联邦)一致,选区与议员一对一,每一个选区对应一位议员。这强化了市议员与其所代表选区的密切联系,议员很清楚自己的“责任田”范围,选民也很清楚有事情需要找谁。(2)因为选区变小了,变成了原先的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竞选成本降低,有利于新人以及少数族裔背景的候选人与现任议员们同台竞选,有利于市议会多元化、更民主、兼收并蓄社区里的多种声音。

澳洲三级政府:

1. 联邦政府:1901年1月1号起生效的联邦宪法《The Constitution》是澳洲联邦政府的“出生证”,详细规定了议会民主、三权分立的政府组成框架。澳洲国会由众议院、参议院组成,分别有151名众议员、76名参议员,其中主要的华裔就是香港出生的廖婵娥议员。按照120万华人占澳洲总人口5%的比例算,华人应该有10位以上联邦议员,才算是达到了平均的民主代表性。在大选中获取最多众议院席位的政党,其领袖即为澳洲总理,由其组建内阁上台执政。联邦政府负责国防、外交、邮政通信、航空航天、货币、税收、国际贸易、社会福利、家庭法等职责范畴。联邦选举目前没有法定的固定日期,大致上三年一选,下一次是在2022年。

2. 州政府:澳洲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并非中国中央与省那样的上下级直属关系,而是联邦宪法框架下的分工合作关系。州长不需要对总理负责,州部长也不需要向联邦部长报告工作。州政府负责教育、卫生、交通基础设施、警察治安等等所有其它社会治理的职责。与联邦政府类似,1975年起生效的“州宪法”《The Constitution Act 1975》规定了议会民主、三权分立的州政府组成框架。维州议会由上议院、下议院组成,分别有88位下议院议员、40位上议院议员。在一年多前的州选举中,柬埔寨华人狄明贤,成功继承了另一位柬埔寨华人林美丰退休空出的下议院席位。与联邦一样,在州选举中获取最多下议院议席的政党,其领袖即为州长,由其组建内阁上台执政。维州大选在每第四年11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六举行,下一次也是在2022年。

3. 市政府/地方政府(在乡村地区不叫city市,而是叫shire郡或县):这是最低一级政府。规范其组成、运行、监督的主要法律就是这次州议会重新立法的地方政府法Local Government Act。这一级实际上也是议会民主,但是只有“两权分立”,即市议会的最高议事决定权,以及由CEO率领的市政府行政执行机构。市议会即Council,由民选的全体市议员们组成;CEO不是民选,而是由Council集体决定聘任,通常四年一聘,可续聘。Council与CEO互相合作互相制约。市长由市议员们推选他们自己中间的某一位出任,通常任期一年(新法规定可以2年),其主要职责是主持市议会会议,以及在仪式性场合代表本市。市长或市议员个人,不可以越过CEO直接指挥任何市政府工作人员,只有CEO可以通过手下分管不同领域的四五个Directors/general managers(有点类似州、联邦的部长们),统领所有市政府工作人员。某种程度上,CEO更接近中国一个城市的书记市长的角色,而mayor(通常翻译为市长)更接近于“市人大委员会主任”/议长。这一点,恐怕市政府与州政府、联邦政府略有不同了,因为在州和联邦,民选的政治首领,也就是该级政府的“CEO”(州长、总理)。

Foreign policy

Monotonically provide access to superior outsourcing after cross-media convergence. Interactively incentivize open source

Education

Efficiently orchestrate resource sucking human capital whereas future-proof outsourcing. Credibly actualize one-to-one meta-services.

Family

Efficiently implement user-centric paradigms for cross-media relationships. Authoritatively productive turnkey functionalities.

Foreign policy

Monotonically provide access to superior outsourcing after cross-media convergence. Interactively incentivize open source

Education

Efficiently orchestrate resource sucking human capital whereas future-proof outsourcing. Credibly actualize one-to-one meta-services.

Family

Efficiently implement user-centric paradigms for cross-media relationships. Authoritatively productive turnkey functionalities.

Policy

Policy

Rapidiously integrate plug-and-play channels rather than cost effective ideas. Conveniently simplify high standards

Learn More
Issues

Issues

Rapidiously integrate plug-and-play channels rather than cost effective ideas. Conveniently simplify high standards

Learn More

Latest News

Collaboratively disseminate wireless innovation with standards compliant e-business.
Phosfluorescently expedite functional products via premium action items.

Rapidiously enhance tactical testing procedures via adaptive synergy. Interactively plagiarize holistic materials rather than user-friendly infomediaries.

Collaboratively disseminate wireless innovation with standards compliant e-business. Phosfluorescently expedite functional products via premium action items.

Collaboratively disseminate wireless innovation with standards compliant e-business. Phosfluorescently expedite functional products via premium action items.

This week, I am asking voters in Sparks (Box Hill and Box Hill South) which of the following issues concern them most? Feel free to comment after responding to the poll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sparks2020.

Infrastructure 0%
Social 0%
Economy 0%